做文章就是请客吃饭,就是绘画绣花,就是要雅致,从容不迫,文质彬彬,温良恭俭让。

收起个人介绍
   

芳汀受辱

(《悲惨世界》读后感,这是以前写的,其实还有篇关于冉阿让的,当年未完稿,且已丢失,如可以,我近期将冉阿让的写完,毕竟他才是主角,只是以前看《悲惨世界》看了几十遍,这4、5年没再翻看,不知能否胜任。)

昨天看《悲惨世界》歌剧,想起自己以前写的文章,故复制上来,吐个槽:《悲惨世界》歌剧拍的很不错,但是芳汀做妓女前已经将两个门牙卖了40法郎给珂赛特寄过去了,但是歌剧里虽也有拔牙这个情节,但后面她的门牙好好的。 

托洛米埃四人都微不足道,也就是普通人的样板,既不善也不恶,既不美也不丑,既不博学也不无知,但都年青。他们每人都有一个情人,其中最小的叫芳汀。这四个少女中,最大的也不过才二十三岁,然而她们情史虽然才刚写了个开头,却已经换了几个主角了。对于普通人家的漂亮姑娘,贫穷和爱俏真是两个要命的参谋:一个责备,一个奉承。而对于芳汀,这还是初恋,只有她还沉迷在初次幻想中,也只有她只允许一个人对她以“你”相称,因此其他几人总是责怪她放不开,对此芳汀总是含笑不语的。 ­

在一次早已策划好的游玩后,芳汀她们收到了托洛米埃四人一封信:“我们滚蛋了,痛痛快快的为我们哭一场,然后找人替代我们吧。” ­

“这个玩笑开的真够意思。” ­

“很有趣。” ­

她们敞声大笑,芳汀也随着其他人大笑。 ­

然而一小时后,芳汀回到自己房间,却又失声痛哭。这是她的初恋,她早已委身于托洛米埃,就像妻子委身于丈夫一样,而且这个可怜的姑娘已经有了一个孩子。 ­

在遭到遗弃后,芳汀就见不到其他人了,只剩下孤零零一人,孩子的父亲走了,女伴也散了。她不会写字,请摆字摊先生写了几封信寄给托洛米埃,可一封也没有回复。饶舌的女人对她说谁会要这种孩子呢,于是芳汀想到托洛米埃也不认这个无辜的小生命了,对于那个男人,她已经心灰意冷了。 ­

以前由于爱情,她渐渐轻视自己劳动的习惯,现在又重新拾回。她换下了丝绸,首饰,穿上了粗布衣服。她想回到家乡蒙特伊城去,回到家乡,说不定能碰上个熟人,也许就会雇她干活。这主意不错,但是必须隐瞒自己的错误。她是犯了错误,然而从本质上,我们记得,她还是贞节贤淑的。因为人世的偏见,她一个未婚女子带着小孩肯定会被人指手画脚。这样,她又隐约看到了比第一次更为痛苦的离别。 ­

在第二年春天,芳汀就动身出发了。在路过德纳第客栈,她看到两个女孩在秋千上玩的特别开心,一时看呆了。有天使降临便宣告了天堂,她似乎看到“主在此”的神秘昭示。她不禁赞叹了句:“太太,您的两个孩子真漂亮。” ­

再凶猛的野兽看见有人抚摸它的幼崽也会温顺起来。那母亲即德纳第夫人抬起头道了声谢,请芳汀坐到条凳上,而她仍蹲在那。两位母亲攀谈起来。 ­

德纳第夫人身体肥胖,性情暴躁,却又偏偏忸忸怩怩。如果不是蹲着而是站着,她那女大兵的个头必然会吓跑芳汀,那也许后面的事情就不会发生。一个人蹲着或站着,有时候会决定一些人的命运。 ­

一个女人,不管她的心地已经多么荒芜,总保留着一块肥沃而欢乐的角落,这是上帝留给母爱的场所。正是这种母女同欢的天伦之乐欺骗了芳汀,她把女儿托付给德纳第夫妇,当然每个月要付七法郎抚养费。 ­

蒙特伊城在马德兰来了之后已经发展成新兴工业城市,芳汀也进了马德兰的厂子。虽然德纳第要芳汀所付的抚养费越来越高,还是有点结余的。她以为生活会一直这样下去,她几乎又成了快乐的人了。 ­

人们渐渐发现这个新来的姑娘时不时会去找写字摊的先生写信,她会写信给谁呢?大家伙把写字摊的先生灌醉,终于得知原来芳汀有个女儿。有个妇人特意去趟德纳第看个究竟,回来后这事情就公开了,原来她是这样的人。第二天,她就被工厂开除了。她感到很丢人,不敢出来。那妇人见了后得意洋洋,多亏了她这种女人才回到她原来的境地。 ­

几天后,她又出来找活干了,小珂赛特的抚养费已经在催了。她靠帮别人做针线挣点钱,收入比以前少的多了,所有的钱有时候都不够抚养费。她的房东,一个老修女,教会了她怎么过一无所有的生活,如何在整个冬天不生火,如何压缩食物……她不止一次地跟房东说:“只要珂赛特过的好,我怎么样的苦都无所谓。” ­

德纳第夫妇那边,除了收到钱的时候其他时间都认为珂赛特在白吃白喝他们的,可以想到他们怎么对她的了。客栈周围的人给小珂赛特起了个外号“山雀”,是说她起的早。这只“山雀”可不会唱歌。 ­

芳汀又收到德纳第的信,说她的珂赛特冬天没有衣服,那冻死了他们可不管。可她还能去哪挣钱啊,她卖了头发买了衣服寄过去。德纳第收到衣服勃然大怒,因为他们需要的是钱,他把衣服分给了自己的两个女儿。小珂赛特?谁管她呢? ­

即使芳汀没有了秀发,在她照镜子的时候,仍会觉得自己像从前一样是美丽的。 ­

几个月后,她又收到一封信,她的珂赛特得了黑热病,要想医治,寄40法郎过去,这当然又是德纳第捏造的。芳汀问了好多人:“小孩得黑热病会怎么样?”无一例外的回答:“会死。”可40法郎啊,她连4法郎也拿不出来。一个郎中看上了她的两个门牙,情愿付40法郎。“这个人心真黑,想要我的牙齿。”她对房东说,可回到房间后,看到信又开始发呆。第二天,房东叫她起床时候,看到她像老了十岁似的,满嘴血丝的笑着说,这下小珂赛特得救了。 ­

她得罪了什么人啊,别人要把她逼到什么样的境地才行?必须要挣钱,不然小珂赛特就要冻死饿死,谁会可怜她们母女?可在哪还能找到工作呢?她咬牙切齿地说:“豁出去了,全卖了吧!” ­

这个苦命人做了妓女。 ­

这表明了什么?表明社会向贫穷收买了一个女奴。一颗灵魂换一块面包。贫穷卖出,社会买进。奴隶制度并没有消失,只是压到女人头上,称为卖娼。 ­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芳汀已经不复存在,她不再是以前那个只允许一个人对她以你相称,习惯抿着嘴唇的少女了。她变成污泥的同时,心也变成了石头。她什么都感受了,什么苦都忍受了,什么都失去了,什么都哭过了。她逆来顺受,这种逆来顺受类似于无动于衷。她不再躲避什么了,也不再惧怕什么了。 ­

如果说她现在除了爱珂赛特外还有什么情感的话,那就是憎恨一个人。走到这一步,她认为他是祸根,是他把她辞退的,就是因为他才失业,是他逼的自己走投无路的。这个人就是马德兰市长。她曾经爱错一个人,现在也恨错一个人。世界上有一个人了解这所有情况,他就是洞悉全部黑暗者,他的名字叫上帝。 ­

一个晚上,一个妓女打扮成妖精似的,愁眉苦脸,在雪地里走来走去。一个上等公民,把吸的烟喷向她,并说着怪话。他觉得还不过瘾,乘她转过背去时,蹑着足,在地上捏了一把雪,一下塞到她的背里。 那妓女狂叫一声,回转身来,豹子似的跳上去,揪住那个人,爪子为武器掐到他肉里,骂着一些不堪入耳的话。她既无牙齿,又无头发,怒得面孔发青,好不吓人。她是芳汀。 ­

一个警察(沙威)冲出来,对她说:“跟我来。”妇人抬头一望,脸色变成死灰,浑身吓得发抖。 ­

警察对于这类妇女可以任意处罚,为所欲为。那个警察对其他人说:“把这个婊子关到牢里去。”然后把头转向芳汀“拘留半年。” ­

芳汀前面一言不发,听到这话,一下跪在地下,合拢双手,用膝头大步往前拖,头磕的咚咚响,拘留半年,那小珂赛特谁来照顾阿?“开恩啊!”。 ­

有这么一会,芳汀又变美了,她停下来,轻轻地吻着那警察的靴子。我们说,即时心硬如大理石,也会被软化的,但是一个警察的心是木头。 ­

正当警察们把手拉着那个妓女,有个人从黑影中钻出来说:“释放这个妇人。”这个人是马德兰市长。 ­

是那个恶人,芳汀放声大笑,唾沫吐在他脸上。 ­

马德兰先生揩揩脸,说道:“侦察员沙威,释放这个妇人。” ­

马德兰先生接着说:“我听到了您的话,您所说的我以前完全不知道。我相信那是真的,我也觉得那是真的。连您离开我车间的事我也不知道。您当初为什么不来找我呢?现在这样吧:我代您还债,我把您的孩子接来,或者您去找她。您以后住在此地,或是巴黎,都听您的便。您的孩子和您都归我负责。您可以不必再工作,假使您愿意。您需要多少钱,我都照给。将来您生活愉快,同时也做个诚实的人。并且,听清楚,我现在就向您说,假使您刚才说的话全是真的,我也并不怀疑,您的一生,在上帝面前,也始终是善良贞洁的。呵!可怜的妇人!” ­

这已不是那可怜的芳汀能消受得了的。得到珂赛特!脱离这种下贱的生活!自由自在地、富裕快乐诚实地和珂赛特一道过活!她在颠连困苦中忽然看到这种现实的天堂生活显现在她眼前,她将信将疑地望着那个和她谈话的人,她跪在马德兰先生跟前,他还没有来得及提防,已经觉得她拿住了他的手,并且把嘴唇压上去了。 ­

她随即晕过去了。 ­

倘若有人认为到今天高度文明的社会芳汀受辱这一幕不会再上演,那就大错特错了。人类三大问题:男人因穷困而道德败坏,女人因饥饿而堕落,儿童因黑暗而羸弱,还没有全部解决。在一些地区,还可能产生社会压迫,还存在着愚昧和穷困,还存在着不平等。­

评论
©一个人,一支笔,一辆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