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文章就是请客吃饭,就是绘画绣花,就是要雅致,从容不迫,文质彬彬,温良恭俭让。

收起个人介绍
   

书是我的情人

我幻想过一个场面,就是回老家工作去,那我要做的第一件事也是最紧要的事是啥?

好像只有一个答案:就是把我书房的书寄回去,这些书我要带着。其他物件都可在本地折旧卖或者送人。

婚后买书陆续也花了2、3万了吧,除去送人的以外,现在多少本我也不清楚,反正蛮多的。

要带回去,倒不是价格的原因,而是把这些书处理掉,再重新购买的感觉是不一样的。现有的书当中,很多我是看过的,看过后就与我的生命融为一体,把她丢了,再重现买一本,总是感觉不是那么一回事。

我曾疯狂地喜欢看《巴黎圣母院》和《悲惨世界》,这两本书都被我翻了几十遍。在我还懵懂的情欲未开之际,我将所有的精力用来看这两本书,一遍一遍地看。我现在还记得克洛德的绝望与疯狂,爱斯梅拉达的美丽与无辜,腓比斯的辜负与无耻,有临河窗子的用途,有“小刀闲游,出发!”,还有芳汀受辱,更有冉*阿让洗心革面,做个纯粹的好人。我那时候仰慕着,也希望自己能像冉*阿让,即使做不了圣贤,也要做个正义者。

婚后买了不少书,也看了不少,要说我最喜欢的还是《巴……》和《悲……》这两本。可惜的是,我原来那翻了无数遍的那两本书在大四时候被人借走,之后并没还我。我后来又买了好几次,与当初看的同一译者,同一版号的《巴……》、《悲……》,但是再也没有那样的感觉了,都再也没有耐心看完一整章。再买的这书,都速速地又送人了,这次是好不怜惜地。

所以我的满书架的书中,独独缺少了我最喜欢的书。我气的不行,就跟那借我书的人抢走我的女人感觉一样,这全世界我最不想搭理的人就是借我那两本书不还的那个人。

现在的书中,也有我喜欢的不行的,如各种历史书,民国时期文人作品,如俄罗斯、英国、法国和海外华人的几本书,看着她们,我觉得特别富有,这些看过的书都已经成了我人生的一部分。

《巴……》、《悲……》是我的初恋,其他的书是我的情人,有她们陪伴,幸福感爆棚,睡梦中都会笑出来。

评论
©一个人,一支笔,一辆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