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文章就是请客吃饭,就是绘画绣花,就是要雅致,从容不迫,文质彬彬,温良恭俭让。

收起个人介绍
   

我中意的生活

我中意的生活,或者可称为梦想中的生活。待我描述下: 

我这个人个性特别,混在国企不求上进,视仕途如浮云,是真的一点兴趣没有。我既不喜欢仰视别人,也不喜欢俯视别人,看到上谗下骄的人就想远离,见着国企、政府或者其他行业舐痔舔痈之辈就心生厌恶。所以呢,一点也不喜欢巴结领导,就是单位领导想与我交为朋友,我也得看看你投不投合我胃口。要是叫我拍谁马屁,或许虚情假意一下,我能恶心自己很长时间。 

所以呢,我喜欢什么样的生活?一言以蔽之,就是低调又不平凡的生活,现实中有这样的人,我就通过描述他来表达我的意思。 

我喜欢的作家中,雨果排第一,谢尔盖排第二,刘慈欣排第三,这个第三不是凭着文学水平来的,是我好喜欢他的生活方式。

刘慈欣现在年龄该近50了,以前一直在娘子关发电厂工作(听说去年进了文联),默默无闻,与我们众人无异,就如他自己说的,自己在此地长大,上学,然后工作,恋爱,结婚,有一女儿,是他生活的全部,生活没有大起大落,就是简单生活,没有精彩故事,也有隐私,但不准备向公众“坦白”(这话说的好实诚)。 

很少出远门,平时也很少与人打交道,低调谦和,属于比较沉默、有点沉闷的那种,说起科幻军事的东西又滔滔不绝。这样的人,在我们身边比比皆是。即使他在外声名鹊起后,但在单位还是无人知晓,偶有人听说有刘慈欣这一号人物,也不会将其与眼前人联想起来,而只是认为重名而已,好奇地跟他说:有个作家,名字跟你一样哎。 

后来呢,随着《三体》的发行,单位、身边的人知道是他写的,也没觉得啥了不起,还是认为什么科长啊、处长啊的有出息。人们见着他还是称为“刘工”。 

对金钱呢,也没什么大的企望,也不太愿意改变现有生活,多少年来一直在娘子关发电厂工作,甚至一度濒临下岗也没有试着改变下。否则凭他的文笔,早就可以混的风生水起了。 

同时呢?他的脑子里又有无数神奇的想法,让人很惊讶,一个眼前这么土的,扔到大街上就找不着的那种人,居然有那么多奇思妙想。至于有哪些妙想,可以从他作品中探寻,这里不说。 

他又不太愿意与读者打交道,认为与读者交流通过他的作品即可,当然近两年也有了一些粉丝见面会活动,或者网络上的互动。他呢?还是那么朴实,一到时间:“好了,我要去给女儿做饭去了。” 

除了与我们无异的日常生活,就是隔那么一段时间发表一篇小说,或者在博客上写一些纯理论的东西。 

总而言之,他的生活和思想就是两个相悖的平行世界,却又相处的很好。 

下面就说到另一个人物了,就是刘慈欣的红颜知己了——姬少亭,是新华社记者,也是果壳网的什么人物,忘了,在网上ID称小姬。小姬是作为刘慈欣的粉丝出现的,也是大刘所说的,现实中接触的第一个读者。小姬先是给大刘打的电话,身为一个记者都激动的语无伦次,后来呢,等见了面,对大刘的印象就是其貌不扬,有点土的工程师。 

再接触下来,就不一样了,已经为刘慈欣着迷了,称“刘慈欣是全宇宙最浪漫的人”,有好事者问小姬,你这么说,以后不怕男朋友吃醋么。其实此浪漫非彼浪漫,刘慈欣的浪漫就是小姬生日那天,他在火车上给小姬写童话《烧火工》作为礼物,把小姬喜欢的东西纳入这篇文章上。天下文青本一心,换我是女人,谁给我写这样的,我也会喜欢上他的。或者就是《三体》的女主角让小姬取名,或者是开作家会议,两人在底下短信往来。或者是互相写对方的一些东西。或者说一些天马行空的东西。 

就如同小侯爷喝醉了,喜欢拉着女人背《春江花月夜》给对方听一样。我也会背,但附庸风雅却不是发自原心。古人说的大英雄能本色,真名士自风流,这样的风流,我们平庸之辈学也学不来的。 

我相信两人是有那种情感的,从他们公布的一些文字之间可以看出来的,大刘喜欢吃火锅,两人看着火锅,小姬问:你的爱情呢?大刘说:在沸腾。两个人的心是火热的,又不得不压抑,那种矛盾的感觉。 

小姬之于大刘,又何尝不是。有那么颗火热心的人,有那么多激情的人,有那么多梦想的人,外表看起来再平静,内心也是如火山下岩浆一样的,所以他毋庸置疑地喜欢青春,活力四射的小姬。有着旺盛的思想力,被囚禁在大山之间的大刘,需要的可不仅仅是一个可交谈的对象。 

没有小姬,大刘的人生其实是有缺憾,不完整的。 

所以他们互为彼此毒药。 

评论
©一个人,一支笔,一辆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