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文章就是请客吃饭,就是绘画绣花,就是要雅致,从容不迫,文质彬彬,温良恭俭让。

收起个人介绍
   

新时代与旧伦理的冲突——《万箭穿心》


前言

我写文章啊,开头必是篇幅不短的前言,我觉得这些内容是有必要表达的,但与正文内容关系不大,不喜欢的完全可以跳开。我这样的写法自然不好,违背了“凤头猪肚豹尾”写作的金科玉律,但我偏要这样,我就是这样的汉子。

这一篇是电影《万箭穿心》的观后感,这部电影呢,久闻其名,本来我想着在9月20日考试完后再看,但一念所至,竟至睡不着觉,看完了,有些想法如鲠在喉,又翻来覆去睡不着,非得以文字方式倾吐倾吐感想才行。

这部电影是现实主义题材的电影,它描写中国女性,写中国女性伟大之处,写她们的悲剧,而这些悲剧也一定程度上是她们的缺点所造成的,而非一味拔高女性形象。

也略了解了下这部电影,是改自同名小说,背景是上个世纪90年代的事,有人说小说里比电影来说,主线是一致的,但李宝莉悲剧色彩更重。但我没看过小说,无从说起。

本来想写这文时,截取电影中一些图片辅以说明的,但人懒的不想动。更何况,如果我的文字张力不足以表达我的情感的话,附图片又有何益?

这部电影,主角自然是李宝莉,但我也想写其老公马学武,我希望两者篇幅应该差不多,但估计很难,毕竟马学武只在片子前半部分出现。

 

马学武:万念俱灰者唯有一死。

马学文是个知识分子,父母是乡下中学老师,勉强也算是书香门第,自己学历也高,从农村进入大城市——武汉,能娶到性格活泼、率直,又长的漂亮的李宝莉,自然是心满意足,也承诺过自己会一辈子对李宝莉好,不负于李宝莉,彼时也是出于真心。

只是,只是……

说婚姻会改变女人,不若说生活会改变女人。婚前的活泼变成了婚后的泼辣,婚前的率直成了婚后的不留情面,李宝莉面容是姣好,但毫无气质可言。

片子一开始是从老胡同里搬到了筒子楼的乔迁之喜,终于再也不用忍受狭小的空间,连个厕所都没有,都要去臭气哄哄的公共厕所,本是一件极好的事,但是整个搬家过程中看不到一点喜气。妻子在楼下与工人骂骂咧咧,马学武伸出头去看,又被妻子看到吓得缩了回来,一看就是在家毫无地位,懦弱的男人,妻子无时无刻不对老公强势。

搬家完了,马学武出来给工人们散烟,叫儿子去给工人买汽水,这也是马学武想在工人面前挽回一点颜面。却被妻子发现,当着搬家工人的面,训斥着他,“烟不是钱啊,汽水不是钱啊,你个废物前面怎么怎么的……”他表现的很木纳,面无表情,看似对妻子的跋扈无动于衷了,但我想他心里的眉头早就拧成了麻花。

他是个读书人,在单位,人们见了都得叫他一声马主任,大小是个干部,在外面,也是意气风发,偏偏到了家里,就只有唯唯诺诺,毫无地位可言,我想他心里早就懊恼,心想自己怎么就娶了这么一个悍妻,想过这段婚姻带来的是幸福多呢?还是痛苦多呢?

这里就说到中国知识分子的爱情观了,无一例外的,中国的读书人所向往的夫妻是相敬如宾,亲如形影,所追求的生活是不累钱刀,对花赏月谈文论诗,所钟情的是红袖添香夜读书,所期待的拌嘴也是“夜读已深,美人怒问知是几更天”这样带有诗意的。李宝莉自然不能给他这样的生活,没有温言细语,没有柔情蜜意,这样的婚姻给马学武的只有无止境的绝望吧。

婚姻悲剧既已至此,就缺一个导火索而已了,这不紧跟着就来了导火索。

搬家工人给马学武说:看你也像是个干部,在外面也应是有头有脸的人,被这样女人管一辈子,真是可怜,活得还不如我们。我们吧,虽然是干苦力的,但妻子还算贤惠……

于是,在新家,一切收拾妥当,安顿好了,马学武对李宝莉说:“我要跟你离婚。”这个窝囊一辈子的,从来不敢在妻子面前大声说话的男人,发出了自己的声音,断然决绝。李宝莉自然不会同意。他呢,采取不合作,冷暴力的态度,不再与妻子说话,晚上睡沙发。

家里冷如冰窖,马学武在单位倒也挺风光的,后面认识了工会干事周芬,也是有夫之妇。这周芬呢?不像妻子,说话柔柔的,看着自己的目光还有点崇拜,心思也蛮细腻的,记得自己生日。一来二去,两人就好上了。

两人去宾馆开房间却被人举报有卖淫嫖娼,被警察给抓了。虽然两人是你情我愿,罚款劳教是没有,但丢人现眼是免不了的。李宝莉去派出所领人,周芬老公也去派出所领人,还通知了单位,于是,马主任不是马主任,成了工人了,周芬干事也不是干事,被迫辞职了。

到了家里,家还是不似家。李宝莉指桑骂槐,冷嘲热讽,没有收敛,马学武自知自己做错,也不敢出声。如果没有其他枝节,可能生活就这样继续凑合下去了。家里乱糟糟的,整天就跟吵架一样,可不也得过,是么。

自己母亲没有住的地方了,马学武想接母亲过来住,心里也必是想了好多次开口,却又退缩回去。晚上,自己也不睡沙发了,讨好似的爬到妻子床上,却又草草结束,被妻子骂着无能,不像个男人。他何止不像个男人,他就不是个男人,在家里何曾雄起过啊。

第二天母亲来了,李宝莉没有好脸色,不止羞辱了老公,也一样羞辱了婆婆。婆婆呢?看着儿子窝囊废,跑出去。马学武和儿子出去找了很久,才把母亲找回来。

这生活简直没法过了。我想他虽然没再说离婚吧,心里已经不知道说过多少次了。

马学武跟往常一样骑车上班,到了单位门口,却又毅然转身去找周芬,他想与过去决绝了,去问周芬愿不愿意跟他过,周芬回答啊:“马主任,你人很好,可是你不懂女人。”还另得知那个举报嫖娼的电话就是李宝莉拨的。

再到单位,又因为婚外情被通知下岗。

事已至此,做人夫,自己有婚外情,不忠;做人子,自己母亲被妻子羞辱,不孝。家庭?哪有家,那是深渊;事业?马主任成了马工人,工人又下岗了,还何谈事业;爱情,周芬也并不像自己想的那样爱自己,至于李宝莉,他对她已经绝望了。

站在武汉二桥上,马学武回首自己一生,必然是觉得失败的,所牵挂着唯母亲、儿子,遗书写了两句话,也是一写母亲,一写儿子。于李宝莉?连恨她的话都没有,我想马学武对妻子的心也是冷到了极点。

唯有跳入这滚滚长江之中,才能解脱。

 

李宝莉:想要光芒万丈,偏就万箭穿心。

李宝莉,精明能干,性格泼辣,说话粗鲁,不给人留情面,她能吃苦,为家呕心沥血,可她不懂得尊重人,不懂得理解人,不懂得如何爱人。她的悲剧,一部分是时代造成的,一部分也是自身性格所导致的。

她出落的漂亮,年轻时候很多人追求她,想来也是五陵年少争缠头,她独选了其貌不扬的马学武,就是看上了马学武有学问。

她觉得自己的运气和福气都很好,跟了马学武吃了几年苦,老公升官了,又分了新房,自己幸福感快透到骨头缝里了。可她为何还是这么彪悍呢?她当初看上马学武不就是看上他有才,知书达理,不同于自己卖鱼、卖袜子那帮人么,她该是羡慕和向往温柔细腻的生活的。

电影里没有说,但我从小在农村长大,见了悍妇也不少,自可以思考这个问题。

在中国旧伦理下,女人待字闺中时候就是外嫁女,嫁于人了是人妻,有孩子了是人母,独独不是家庭中真正一员,始终依附于人,游离于家庭之外,是个外人,始终有一种如果老公不要自己了,儿子不要自己了,自己就被抛弃了的不踏实感,就是自己父母家,那也只是哥哥、弟弟的家,不是自己长久可居之地。李宝莉也是一样,乃至老公死了后,自己儿子与奶奶是一个家庭,自己仍不是家中一员,住的房子也要给儿子去。在这样不安全感下,中国女性受教育程度不高,生活层次低,可能只有借助彪悍,借助于撒泼耍赖,借助一哭二闹三上吊,她们的强势是虚张声势,显得更为可怜。

马学武自杀前的情节在前篇已经说清楚了,但在李宝莉的角度看来,却又不一样。搬新家时候,搬家工人坐地起价,自己老公不出面,缩在后面,恶人全是自己做了,他倒好,还出来散烟买汽水,好像这些不用花钱买一样。

搬到新家,还没享一天福,老公就要离婚。离撒子婚,自己不好么,下岗了,在卖袜子,自己跟着他含辛茹苦抚养孩子也这么多年了,李宝莉爱马学武,可又不会爱,她茫然无知,想挽留老公却又变本加厉。她本就不知道马学武为啥要离婚,为啥?对,一定是有相好的了。

终于被她发现端倪了,一路尾随到宾馆门口,自己男人回家宁愿睡沙发也不愿上床,却在和别的女人卿卿我我,她在外面哭了一阵,伤心了一阵,抹了抹眼泪到了房间门口,听到里面的淫声浪语,怒不可遏,拿起一个灭火器就准备砸门。这时又听到别的小孩在叫妈妈,她又舍不得了,这一砸下去,自己的家可能就毁了。她又很暴怒,做了一个无可挽回的举动,用公用电话举报有人卖淫嫖娼。

她一路哭着回了家,又强作镇静地去派出所接老公回来,这一次,她没有当众辱骂他,她还是想他回家的。可她心不甘。马学武回到家说:“李宝莉,我对不起你,如果你想离婚,那就离吧。”离婚?她压根从来就没想过。

她找她的闺蜜倾吐,说起当初自己也是追求者众多,马学武怎么追求自己的,怎么发誓要对自己好一辈子的?他一个乡下人凭啥不对我好,还要我对他好?

旧观念的三从四德已经过去,新时代的夫妻平等还没有建立起来。李宝莉一如既往的打击老公,特别是拿老公“性无能”说事。

第二天,是婆婆来了,原来老公难得上床是为了这个,她更暴躁了,也更无理了。

她强势到了极点,最终老公跳江自杀,连遗书都不提自己,就跟没有她一样。

一下天变了,她无所凭籍,儿子认为她害死了爸爸,婆婆自也不会有好脸色。家里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谁也不愿意搭理她了。她翻了翻家里剩的钱,所剩无几。

她呢,才不信什么万箭穿心,这叫光芒万丈,“我不会叫我的家散了的”。她不再卖袜子了,拿起扁担做了挑工,跟男人比力气吃饭。

电影里是一个镜头,简单的十年后,但是这样幸苦的生活,也是一天天,一日日过的啊。十年后她还在挑担,这个坚强女人怎么着也不让自己家垮了,挑起扁担,就是挑起了这个家。所幸的是儿子学习好,学校第一名,总可以寄想等儿子上了大学,总该有自己享福的那一天。

婆婆对她说:“你守了这么多年,也不容易,儿子现在该上大学了,你要是想再找个人啊,就把这房子过户给儿子名下。”看,儿子是马家的,房子写的自己名字,但也是认为是马家的,终究这家什么都不属于她的。听到这话的李宝莉,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强势的女人了,令人心悸。辛辛苦苦就是为了这个家,这个家却把她排除在外。

以前一个朋友建建入狱十年,终于出狱了。建建闯入了她的生活,在车上强奸了她。李宝莉或许对建建也有情谊,但这第一次绝对是强奸。随后,李宝莉就跟了建建。这也是旧伦理的延续,身属于谁,哪怕是被强迫的,心就跟着属于谁。

儿子对自己一贯冷漠,高考前夕,自己不挑担,想陪陪儿子,却被儿子烦。婆婆就叫她出去几天,省得让儿子睡不好。她就到了建建那里。

自己正在房间里用毛巾给建建擦背,儿子闯了进来,对着自己的妈妈说“不要脸。”——在儿子看来,马学武找周芬,那是爱情;李宝莉与建建同居,就是不要脸。这又是旧伦理男权思想的延续。

儿子一边说着妈妈不要脸,一边说是奶奶病了,要不是第二天高考,奶奶没人照顾,自己才不会过来看这不知羞耻的一幕呢。建建听不下去就和她儿子打了起来,她儿子哪是对手,很快被按到了地下。一边是儿子,一边是爱人,李宝莉拿着酒瓶子就对着建建砸了下去。

高考结束了,儿子考的好,是高考状元,自己的苦日子似乎终于熬到头了。在家做了一桌好吃的,从来不和自己说话的儿子,举起杯来,说:“妈,我敬你一杯。”李宝莉乐开了花,觉得自己一切付出都值得了。但随后一句话又把她打入深渊:“这杯酒喝完,你就不是我妈,我跟你断绝母子关系。”

她伤心极了,付出那么多,却没有回报,儿子跟死鬼老公一样,薄情寡义,她不甘心,把儿子叫到楼顶,抽了他一耳光,却得知老公真正的死因,也明了儿子对自己的恨意。

她没有回家,坐在江边一夜,看着其他年轻人欢歌笑语,突然释怀了,自己儿子从来就没像同龄人那样开心过,她理解了马学武,也理解了她儿子。她以前一直没明白,过的好好的马学武为何要自杀,她一直认为自己家庭被婊子养的周芬给毁了;她更不明白自己为了儿子吃尽了苦,儿子为何如此绝情,坐了一夜,她明白了,她所给予的并不是他们所想要的,她一味奉献的同时也忽视了老公、儿子的需求。

她回家收拾收拾行囊,把房产证给了婆婆,她准备独自上路了。自此,她不再是为这个家而活,不再为这个儿子而活,而是为了自己而活。

推开门,建建开着小面的在等着她。所幸,世上还有建建。

 

总结:

周芬说马学武不懂女人,同样的李宝莉也不懂男人,这就是他们两人的悲剧所在。马学武不懂也未曾试图了解李宝莉气势汹汹的背后是什么原因,李宝莉也不曾了解马学武的内心需求,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不独是李宝莉伤害马学武,马学武也在一样的伤害李宝莉,只是换了另一种方式。他们两个人就不该结婚。李宝莉最后明了,当初马学武说要离婚的时候,自己要是同意离婚,真是你好我好大家好,也不至于后来那样弄得各自遍体鳞伤。

最后是都释怀了,李宝莉理解了马学武,据说小说最后,绝情绝意的儿子也理解了妈妈。可这些都太迟了,人一生就短短几十年,经不起这么蹉跎啊。

我在想,李宝莉一开始就找建建这样的人可能于自己,于马学武都好,但人只有一种选择,谁能知道命运岔路口另一条路通往哪里啊。

评论
©一个人,一支笔,一辆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