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文章就是请客吃饭,就是绘画绣花,就是要雅致,从容不迫,文质彬彬,温良恭俭让。

收起个人介绍
   

继续闭关

学习,
锻炼,
工作,
照顾孩子,
还有爱上一个人。

   

周末陪儿子看电影

小家伙今年已经6岁了,可以接受新鲜的东西,故3月8日这天,我和薇薇带着他去看《帕丁顿熊》电影。

刚进去没看多久,帕丁顿熊老家秘鲁森林发生了地震,毁了家园。小家伙就一个劲问我:这个电影是不是真的呀?我当时倒也没在意,没有去想他为什么这么问,随口回答了几句。

帕丁顿熊偷渡到伦敦,在布朗家先住了下来,但是布朗并没有接纳他,所以帕丁顿熊又离家出走了。一只熊孤苦伶仃地睡在公园的长凳上,还下着雨……

看到这里,大概一个小时了,小家伙看不下去了,一个劲要走。我们只好遂他的意。

等到了外面,小家伙哭开了。哭的那叫暴雨梨花,双目含泪。

一问,原来觉得帕丁顿熊好可怜,都无家可归了。

于是我一阵好生安慰,并说我已经看过这个电影...

   

传统文化的弊端

在浩浩很小的时候,就给他念过《三字经》、《弟子规》。可能《三字经》这样的,三个字一组,念起来比较朗朗上口,他就比较喜欢念。


我对中国古文是不怎么赞同的,当然并不是说中国传统文化不可取,而是觉得学习的付出与汇报不对应,所以后来我就不教他这些东西了。丈母娘有时候会给浩浩念《弟子规》。


前天,我们一家都在三楼(即丈母娘家),又突然说起《弟子规》了,浩浩就说:弟子规不全。


我们感到纳闷,咋不全了,是不是幼儿园也在教《弟子规》,还没教完,所以不全。遂问之。


他说:这《弟子规》没有叫爸爸妈妈怎么做的,所以不全。不能一味要求小孩干啥干啥,父母也一样。

虽然按照“弟子”规的字面意思来...

   

贫穷多可怕?

我老家在苏北农村,我家又是贫困地区中的贫困家庭。

就说几个过往经历:
1. 小时候不敢得病,有病了不敢告诉父母。怕被责骂。
2. 初升高,入学费要4500,家里在让我上学和不让我上学之间动摇很久。
3. 初升高入学费4000多,借了奶奶家4000多元(因家中存的定期也就差几天,为了一点利息,故先准备挪用下),当天晚上爷爷、奶奶追到我家讨要这4000多元。
4. 没有零花钱的概念。比如小学时,同学玩弹弓,那牛皮筋一分钱一个,做个弹弓也就2、3毛钱,但对我来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5. 我爸和我二叔两人,过年聚一起,经常就为赡养奶奶一年几百元争吵。
6. 各种节日,别人家杀鸡买肉,我家跟平常一样。比如中秋连月饼...

   

负氧离子是嘛东西?

昨天见CCTV报道某地长寿村时说:当地空气中富含负氧离子。平时也经常能见到旅游景点、空气净化器等以负氧离子为宣传点。

百度有说是氧气在高压电下变成臭氧和负氧离子。

这化学反应:放电3O2=2O3,怎么产生负离子的?

有了负离子,那正离子是啥?

看着百度百科里“

负离子的产生原理主要有以下几种:


1.大气受紫外线,宇宙射线,放射物质,雷雨,风暴,土壤和空气放射线等因素的影响发生电离而被释放出的电子经过地球吸收后再释放出来很快又和空气中的中性分子结合,而成为负离子,或称为阴离子。自然界的负离子(也就是在身体内起好的作用和还原作用的负离子)有很大的抗氧化效果与还原力。


2.瀑布冲击,细浪推卷暴

   

对91年发大水的记忆

我老家在苏北地区,河道众多,临近东海出海口,可谓旱涝不惧。可1991年那次发大水,却记忆深刻。

那一年春夏之交,连续好多天下大雨,从电视、收音机上经常听闻哪些地方被淹被淹的消息。我老家四面环河,预估4、5公里见方的一个方形大堤保护着,还没有被淹,但是河道已经满满的了。被大堤阻隔的大河水位已经齐平堤顶,里面的小河流也是齐地面。

雨还是下着,各家各户都组织起来,对大堤巡逻看守。我父亲也将粮食吊挂在房梁上,以备万一被水淹了,还能保有粮食可用,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就我那时候才10岁,少不懂事,和小伙伴们说着:要是水淹下来就好了,那样我们就可以在家门口抓鱼。

现在回想起来,我父亲那时候将粮食吊在房...

   

2013年下半年读书书单

续《2013年上半年读书书单》。 《全球通史》:斯塔夫里阿诺斯的这部著作很有名气。若想对全球历史有个大概的了解,读这书是再好不过的的了。 《丑陋的中国人》:柏杨老先生对中国人恨铁不成钢,反思我们传统文化中存在哪些让我们与现代文明格格不入的丑陋点。此书以前看过大半部分,这次看了台版的未阉割版。 《袁氏当国》:唐德刚对1911年至1916年袁世凯的这段历史侃侃而谈,本书对隐藏在历史事件身后的历史哲学多有挖掘,且文字优美,唐氏散文风格别具一格。我看的是台版,国内版本多有删节,因唐老头性情中人,往往兴致所至,对现状一番抒情。 《笑林广记》:古人吐槽能力不一般,可看作古人的微博精选集。 《往事并不如烟》...

   

儿子要揍我

前天,我教浩浩写作业,要求在数字上涂上胶水,然后抹上沙子,用手去触摸感觉的。

这大晚上的去哪找沙子啊,我偷懒就提议用烟灰涂,浩浩也同意了。

在涂到最后一个“4”数字时候,我蘸了烟灰涂了下,将中间的给涂上了。

这下好了,小家伙不乐意了,先闷闷不乐地生气,然后用手打我,可能还不解恨,跑去阳台那。

我以为他要干什么呢,结果他举着棒子准备来教训我。

当然不会得逞,后面就哭开了。我也很恼火,这小家伙4岁多了,最近动不动就赌气,就哭,哪有小男子汉的架势,也就不去安慰他,把他放沙发上哭去,还阻止薇薇去哄他。

后面我用湿抹布将多余的烟灰擦掉,他不哭了,我继续教他写作业,是宝塔里填数字,从10到1倒...

   

打了儿子一巴掌

上周五晚上,在浩浩睡着后,我和薇薇一人拿一平板电脑看电影,上网,一直到凌晨4点。

第二天,他还起的早,让我们懒觉也没睡成。

白天带着浩浩玩了一天,困啊,这小家伙也不午睡,我们也就没法趁机睡觉。

晚上6点半,我就早早做饭了,7点半开始吃饭,我还喝了瓶啤酒,愈感昏昏沉沉,要睡觉。

8点左右,我破天荒第一次这么早上床睡觉。这小家伙也上床,一会捶我一拳,一会坐我身上,一会蹬我一脚,一会又卖弄的要我回答他的英语。

薇薇在旁边跟他说,别动爸爸了,不然他揍你。当然说了跟没说一样的。

我是感觉睡了醒,醒了又睡,一直到9点半了,又被小家伙一脚蹬了。我不知哪来的无名火,将他扭趴下,对着后面大腿就拍了一...

   

涂指甲油

上周四,即8月1日,薇薇去买了个涂脚趾甲的指甲油。回来后,薇薇在洗澡,我和浩浩在客厅玩着。

浩浩看到顺手放在茶几上的指甲油,问我,这是干什么的?

我告诉他后,逗他说:要不给你脚涂上?

他躲闪着,说:我是男孩,男孩不涂指甲油。

后面,薇薇出来了,开始涂指甲油,浩浩在旁边看的好玩,又心动动的想涂了。

妈妈问他:你涂不涂啊?

他答:你看呢?

妈妈说:涂上吧。

他答:那好吧。

我们就给他涂上两个脚趾头,涂完后,他郑重其事地给我们说:你可不要告诉姥姥嗷!

第二天下班后,我们给丈母娘说起这事,丈母娘恍然大悟,说:怪不得,中午我哄他睡觉,想叫他脱掉袜子,他怎么也不肯脱,我还以为干啥呢。

我说:后面也别戳穿他,就保留他的小秘密呗。...

上一页
©一个人,一支笔,一辆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