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文章就是请客吃饭,就是绘画绣花,就是要雅致,从容不迫,文质彬彬,温良恭俭让。

收起个人介绍
   

学霸一枚游戏币通关拳皇有啥了不起的?

如果按照网上的标准,经常拿奖学金的人就是“学霸”,那么永川中学的钟重阳无疑是“学霸”中的“学霸”,他高中每年都拿奖学金。如今,他不需要拿奖学金了,因为662分的理科高考成绩使他有理由等待清华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他钟爱一款名为拳皇的游戏,可以用一枚游戏币击败游戏里所有人物。

真是大惊小怪的,我就想起2009年,那时候我带两个刚毕业的大学生。由于某事件,新疆这边断网,所以也没啥玩的,其中一个就带了PSP过来玩。

我见其玩了几把,于是乎要来自己耍一耍,以前没玩过拳皇。

结果第一次就很轻松的通关了,在打前面的人物时候,那家伙一直认为最后BOSS我肯定过不了,结果待到打最后BOSS时候,我三下五除二...

   

六一摘草莓去

今年六一,原计划就是带他去摘草莓或者去动物园玩。二选一,这次是去摘草莓,下周去动物园。

久闻安宁渠的草莓基地,但我们并不是知道具体在哪,只能到了再打听了。

由于是六一,这去乡下路也堵的厉害。

才到安宁渠边边的时候,就见到有一个老农举着牌子,上面写着“田地里摘草莓”,我们倒是心一动,想着反正也不知道前面摘草莓的地方究竟在哪,不如就跟他去吧,可又想到前面看看。

这犹犹豫豫期间,车已经驰过,无法再回头了。

路边上有很多卖草莓的,我们就一路打听,到了草莓基地。此时已经快1点了,本想在一家农家乐吃个午饭的,可特殊的日子,吃饭都得等几个小时后,人太多了,要是去镇上,我们又怕回来停车位被别人占

   

周六陪儿子玩耍

周六,薇薇要去听幼儿园推荐的育儿讲座去,于是带浩浩玩耍的任务就交给我了。

我睡了个大懒觉,直到10点才起床,领着浩浩下楼玩。

外面阳光明媚,温度适宜,正是在外面玩耍的好时光,小家伙骑上他的三轮车就出门了。

小区里有其他小孩,这不找了2个小孩跟他一起玩,一个是跟他差不多大,一个比浩浩大一岁左右。跟浩浩差不多大的那个男孩开始是没带车子出来的,看到他们两个都骑着车,于是也让他奶奶回去拿去了。

三个小家伙在小区里互相追逐,这种乐趣不是大人能给予小孩的。我在一边稍微看着就行,我一直奉行的是:鼓励孩子勇于尝试,只要不造成不可挽回的伤害即可。

后来不骑车子了,他们又爬一个半米高的平台,在上面蹦...

   

薇薇太有才了

晚上,我在书房玩电脑,薇薇在客厅看电视。

我玩了几盘游戏后,走到客厅,薇薇问我:我们要是有块地,地底下种土豆,那上面种什么?

我不禁对其天马行空的想法惊呆了,叹乎其为天人。

 

   

你是不是不想让我长大!

浩浩蹦蹦跳跳回家,高兴地说:“我三岁半了,快四岁了。我快长大了。”

又对着薇薇说:“妈妈,我长大了,你就变老了。”

薇薇讪讪地说:“妈妈可不想变老,妈妈想一直年轻下去。”

浩浩听了,不高兴了,大声质问妈妈:“那你是不是不想让我长大?”

   

库木塔格沙漠两日自驾游

难得清明节期间,我和薇薇同时放假三天,大好时光总不能宅家里吧,于是就有了此次库木塔格沙漠两日游。

库木塔格沙漠在鄯善附近,距离乌鲁木齐300公里左右。据说库木塔格沙漠是全国唯一的与城市毗邻且和谐相处的沙漠,一边是绿树成荫,另一边是滚滚黄沙,成了鲜明对比。

我们是参加的QQ群里组织的“沙漠之春亲子游”活动,有18个大人15个小朋友,行程安排是4月5日早晨在华清园小区(蜂鸟儿童之家,也即此次组织者)集合,中午抵达吐鲁番参观吐鲁番博物馆,午餐,再去库木塔格沙漠,扎营.野餐;4月6日早晨去鲁克沁镇赏杏花(后来时间不足,取消了),自行返程。

由于薇薇不知道华清园所在地,所以4月4日提前探路去了,因随车有丈母娘...

   

姥爷被小家伙打击了

自浩浩一岁起,就给他订了《幼儿画报》、《婴儿画报》,每期有一张DVD光盘,他特喜欢看。

我将浩浩姥爷家VCD扔了,买个DVD,就为了放这个光盘。

年后,其姥爷也不再出去搞施工了,就在家整天捯饬,修修抽屉,整整门锁等。

结果前段时间,浩浩在电视机跟前噼里啪啦得按了一通,转换成DVD播放。他见我们弄过多次,所以他也会弄,老练的很,还有玩平板电脑、玩手机也是。

姥爷在旁边就说了,他最近一个人捣鼓过,没播放成功。

薇薇随口说句:"爸,你居然不会弄这个!"

浩浩扭头,对着姥爷说:”姥爷,你只会修东西嗷!“

其姥爷原来还挺拽的,以为浩浩很是崇拜其能修东西,被他一句话给打击坏了。姥爷讪讪地自辩:“我会的东西可多了,你看我...

   

咦,爸爸喝酒了?

昨天有点感冒,所以下午我就没带浩浩了,由薇薇带他去米罗绘本馆去玩。

回来时候,他要去姥姥那(其实这也是我的想法,因为怕传染给他),薇薇回家吃完晚饭,用电脑写点材料。

到了晚上十点左右,薇薇去姥姥那看下浩浩,浩浩就跟她说:你也留下来陪我玩吧。

薇薇就说:我要回去啊,要照顾爸爸呢!

浩浩疑问:咦,爸爸喝酒了?

薇薇答:爸爸没喝酒,因为他感冒了,所以我要过去照顾他。

回来后,我就琢磨,为何他认为我喝酒了需要照顾,看来以前喝多了还是给他留下印象了。

   

爸爸,别着凉

周六半夜,迷迷糊糊中,浩浩醒来了,我听到他说:爸爸,把手放被窝里面,小心别着凉。

房子有暖气,本身温度是可以的,我手放外面也没事,所以我继续睡着,没听他的。

结果,小家伙爬过来,把我的手塞进被子里,然后再把被子掖一掖。

还真不错,关心我呢。

 

   

黑老师

浩浩上幼儿园后,有天回家跟我们无意中说起:幼儿园有个黑老师。

我们问他:黑老师怎么说话的?

他说:哈罗,郭的啊托乱。

薇薇没听明白,我知道了是:hello,good afternoon。

原来是幼儿园有个黑人外教,每周给他们上一两节英文课,这个黑老师,我估计并不是孩子们原创,我设想那场景:

应该是外教一进门:hello,大家好,我是你们的英文老师,你们可以叫我黑老师。(因为长的黑)

我们逗浩浩,问:黑老师哪白啊?

浩浩说:牙齿白。

©一个人,一支笔,一辆车 | Powered by LOFTER